两名青年投资者携哈佛、斯坦福大学入局加密货币

Paradigm飞速起步。然而,创始人Fred Ehrsam和Matt Huang不仅想要为“不愿亲自下场”的机构投资者创造高额利润,而且要使加密货币成为

Ventana Big Sur大酒店背面安静的露台上,数十名全球顶尖加密货币专家玩起了特别的饭后小游戏——“拜占庭将军问题”。2019年11月的夜晚凉风习习,他们围炉而坐,喝着红酒、热巧克力,互相问对方问题,“拜占庭将军问题”指的是将军面对也许会背叛自己的副手如何传递指令的问题,是一个计算机科学概念关,只有计算机迷才会感兴趣。

众人齐心协力,运用推理才能,成功找出了三名按要求说谎的玩家。他们的游戏在不大涉及技术因素的前提下展示了区块链的魔力,区块链融汇了海量的处理能力,打造一个充满活力去中心化的,同时又难以轻易被破坏的公共账本(ledger)。正是这样的技术创新构建了比特币、以太坊等加密货币的基础。

对于一个低调的聚会而言,尤其是为了团结结持不同观点,火药味十足的加密货币拥趸,“拜占庭将军问题”不失为一个别出心裁的破冰游戏。游戏主办方是一家名叫“Paradigm”的投资公司,他们远离社交软件Telegram和Twitter上的网络论战和惺惺作态,决心提醒这帮菁英人士,这个圈子里面的人“同大于异”。所有人都因为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团结一致,这个目标就是见证加密货币成为主流货币。

Paradigm联合创始人Matt Huang表示:“他们都面对着挑战”。2018年,Matt曾和Coinbase的联合创始人Fred Ehrsam开办了一家公司。Matt说:“这里很多人开创的事业和硅谷沙丘路那完全不同。”沙丘路是全球最著名的融资大街,Matt曾在那任职于顶尖公司红杉资本。

这些人也许不同意比特币较以太坊的优势,或许也不同意Facebook等科技巨头制定方向的角色。然而,Paradigm传递的信息十分简单。相比瞒着加密货币质疑者的外界,这里的创业家、研究员、一流大学的教授之间有很大的相似性。Ehrsam的好友Brian Armstrong是Coinbase 的首席执行官、亿万富豪。他大赞道:“我认为人们将来回望当今的时候会把此时此刻看作历史上少有的重大节点。”“一小群人小聚片刻,干了一件意义非凡大事,之后产生了巨大的下游效应。”

近一年后,这个使命仍在进行。3月,疫情导致全球股市齐齐下跌,比特币等加密资产也随之暴跌。当然,市场上也不乏加密货币是稳健的投资选择,不受传统金融走势影响的声音。不过,全世界面临更加严峻的问题——疫情、美国总统大选、生活工作移至线上。加密货币没有形成统一的局面,至少现在还没有。9月,Armstrong宣布Coinbase不会允许金融领域之外的政治讨论。之后,5%的员工离开了公司。

这无疑为Paradigm的发展“添柴加油”。这家公司不同于业界其它公司,迅速成为加密货币的领头羊,并且雄心勃勃,不满足于止步高额的经济回报。32岁的Ehrsam和31岁的Matt结合主流货币的因素和科技前沿的加密信用,说服了哈佛、斯坦福等一流的机构投资者斥资7.5亿美元,委托Paradigm投资加密货币,因为这些机构投资者自视甚高不愿直接涉足新兴的玩意儿。不过,投资工具很奇怪,是一个开放式基金,没有设置回报的期限。Paradigm做的事情就更奇怪了。他们把所有钱都投给了以比特币为主的加密货币,当时恰好加密货币价格处于泡沫破灭后的低谷。加密货币波动十分剧烈,可能会烫伤投资人的手。不过,事实并没有。Paradigm投资以来比特币的价格涨了三倍。也就是说,不算其它投资,该公司已赚得本金的三倍。

“他们在正确的时间开始了他们的生意。他们说服了世界上一些最聪明的投资者,让他们能够购买比特币和以太币,并从中获得报酬,”前对冲基金经理、加密名人迈克·诺沃格拉茨 (Mike Novogratz) 表示。“向他们为此获得报酬的团队致敬。”

但是Paradigm的投资者对Ehrsam和Huang的期望远不止于另一家精明的加密交易公司。由于他们的公司处于快速招聘模式,它的首次退出,以及一些初创公司出现了突围的迹象,这两位福布斯U30上榜搭档坚持认为,他们只是走在了一条曲线的前面,很快就会让你关注加密及其全球潜力。“我们认为,火上浇油是有杠杆作用的,”Ehrsam说。“但火势肯定不是我们造成的。”

如果Paradigm的时机是完美的,它绝不是偶然的。在2017年比特币狂热达到顶峰时,Ehrsam已经辞去了Coinbase的总裁职位。Coinbase是一个估值80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市场,他在五年前与Armstrong共同创建。他又高又瘦,棕色头发中留着老派的部分。这位杜克大学毕业生曾是一名竞技游戏玩家,也曾是高盛的交易员。他焦虑地在公寓里踱来踱去,整天写博客、对初创公司做天使投资。2017年12月,比特币价格突破1.9万美元,在短短一年时间里上涨了近2,400%,加密货币内部人士和其他人一样困惑。即使在Ehrsam仍担任董事的Coinbase董事会上,内部人士也对这种价格狂热感到惊讶,并问道: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

硅谷的大型风投公司也在问这个问题。红杉资本以投资苹果、谷歌、WhatsApp和Stripe等公司而闻名。在红杉资本,Huang正在密切关注这个领域。Huang曾是一名企业家,他通过初创企业孵化器Y Combinator经营一家社交分析公司,并将其卖给了推特。自2012年以来,黑头发的、低调的“不情愿的球鞋迷”风格的Huang一直以个人名义持有比特币。但和Ehrsam一样,他也被“抛物线”式的价格和一波不知名的公司通过“首次代币发行”(ICO)这种法律上可疑的上市方式发行自己的可交易代币的热潮所困扰。

2018年初比特币泡沫破裂时,两人都松了一口气。业余爱好者、短线交易员和CNBC上每天更新的比特币价格都蜂拥而出。对Ehrsam和Huang来说,那些留下来的人代表着更具吸引力的长期投资——这些人看起来很聪明,在炒作周期再次出现时已经建立起了大型企业。Ehrsam和Huang带着一种相反的想法去了一些机构: 现在是他们投资新公司的时候了,这家公司将制定一种加密策略,以赢得长期的利益。

顶尖大学的非营利捐赠基金代表着风险投资领域新基金经理最强有力(也最困难)的认可标志。Huang表示,2017年的“公众骚乱”并没有影响到他们,但配置经理们不愿直接接触加密货币,也不愿信任其没有资质的早期投资者。由于Coinbase有顶级风投公司的支持,加上红杉资本的声誉众所周知,Paradigm看起来更安全。Coinbase的早期投资者、旧金山风投公司Initialized的合伙人Garry Tan表示: “加密货币中充满了这些头脑容易发热的名人,而Fred和Matt之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非常冷静、淡定和镇定。”

这种提议起作用了。到2018年10月,三家最知名的捐赠基金——哈佛、斯坦福和耶鲁——已与红杉资本一道,投资了这家神秘的新公司,这是他们首次大规模尝试投资一家以加密货币为重点的基金。(这三家公司均拒绝就本文置评。) 但是Paradigm作为一个“开放式”基金更不寻常,这意味着它的合伙人没有固定的日期向投资者返还他们的资本(一个更典型的结构是10到12年)。Paradigm的投资方式也与一般的风投公司不同: 约60%投资于数字代币和货币本身等另类资产,其余40%投资于通常的初创公司股权。

然后Paradigm悄然完成了它最大胆的行动。风投投资者通常会在需要的时候“打电话”或通过电话请求他们分批筹集到的资金,比如一次筹集10%。Ehrsam和Huang将他们第一次交割的4亿美元全部赎回,然后将其全部投入到以太币和比特币,他们利用自己的一家初创公司——专注加密货币业务的交易平台Tagomi,在投资需要老式美元时,找到将比特币转换成法定货币最便宜的地方。

一下子,Paradigm给了受到购买过多加密货币的特许限制的大学和其他精英支持者,比如Huang的老公司红杉资本,更多的机会接触到价格在4,000美元以下的比特币(它现在的交易价格是11,400美元)。有了Paradigm的支持,如果交易出现问题,他们的支持者将保持一定程度的分离和否认。这是一个巧妙的花招,使得Paradigm去年很容易从同一个投资者池中又秘密筹集了3.5亿美元,作为其第一支基金的完结。

“如果成功了,它有巨大的潜力。如果没有,这是一个可管理的配置,这样它就不是世界末日,”Ehrsam说。

要对一家风险基金做出判断,两年时间并不长。考虑到它的投资组合,Paradigm的功能更接近于加密货币市场本身的健康状况的交易。在这一点上,当Ehrsam和Huang在7月底通过Zoom重新与《福布斯》联系时,他们听起来很高兴。他们说,忘掉3月份的价格下跌吧,把重点放在比特币超过1万美元运行的80天时间里,这是一个持续的纪录。他们认为,再看看这个领域不太可能出现的新盟友: 亿万富豪保罗·都铎·琼斯(Paul Tudor Jones)在5月份宣布购买比特币以对冲通胀风险; 包括摩根大通、万事达卡和Visa在内的主要机构都在今年夏天宣布了加密货币计划。Square本月早些时候向比特币投资了约5,000万美元。

Ehrsam说:“加密货币一度有些令人看不明白,也有过下行的时候。现在,我们觉得虽然这些事情很难预测,但是加密货币可能开始另一段了不得的上行周期。”

Paradigm也忙得不可开交。该公司聘用了第二位研究员和一位律师,还在10月聘用了一位加密安全专家,团队总人数达到15人。Tagomi是一家纽约初创企业,也是该公司投资的早期项目之一。Paradigm曾采用Tagomi来进行加密货币交易。6月,Coinbase斥资超过7,500万美元将Tagomi收购(Rhrsam没有参与此次收购事宜)。其他项目也很快发展壮大。例如,贷款平台Compound发放的数据通证现在市场价值达到4.6亿美元。Uniswap为数字资产的买卖双方创造了一个更加高效的市场,涉及资产种类繁多,既可以是以太坊,又可以是名牌袜子。该网站承诺资本总额已经从一年前的2,000万美元增至29亿美元。

目前,Paradigm共有28项投资,其中13项已经以更高价值募集或流通了通行证。这样,该机构成为了业内精英,可以比肩Pantera Capital和Andreessen Horowitz的半独立加密货币基金。Coinbase的早期投资者Chris Dixon认为,当前的情况犹如十多年前协作式早期轮创投基金与老牌机构分庭抗礼的时期。

虽然硅谷常有投资人很早就投资了比特币等资产,并且从中获利,但是硅谷对专门长期从事加密货币业务的机构抱有很大戒心。著名创投机构Kleiner Perkins的负责人Monica Desai曾在Coinbase的竞争对手Blockchain供职。如今,她表示自己的投资已经不限于某一特定领域。她说,Paradigm等机构的优势在于能抓住技术含量高、专注于基础设施的机会。不过,传统创投机构依然能在其他领域找到机会。Monica Desai说:“所有加密货币公司都是企业,和消费、医疗或者金融科技公司一个道理。”

Ehrsam和Huang表示,加密货币的领域足够广阔,自身的新资产类型可以提供大量机会,机构不会闲下来。不过,这些机会好吗?Founders Fund投资人Keith Rabois表示,自己已经对加密货币领域进行了6笔投资;他说,该机构依然对加密货币的潜力很感兴趣,也拥有一些比特币。不过,该机构认为,现在进入该领域的人才质量已经与几年前不同。他说:“创业者对(气候变化和医疗等)其他课题更感兴趣。” Founders Fund的创始人为 Peter Thiel。

用Matt的话来说,Paradigm下注的加密货币仍是“聪明人周末敲代码的领域”,疫情期间也是如此。不过,Paradigm还是个门外汉,从数字货币大众化的角度看,他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挠痒痒。哈佛商学院的助理教授Marco Di Maggio是韩国一家加密货币创业公司的顾问。他表示,他的MBA学生和高管学员都持有相同的看法:“截至目前,他们相信加密货币充满了泡沫”。

在加密货币的世界里,Paradigm创始人宛如摇滚明星。但这个行业想要步入主流的领域,他们要做的事情可不止帮助金融机构默默获利。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今年暂停了第二届“拜占庭将军问题”鸡尾酒聚会。然而,Ehrsam和Matt表示,他们会长期举办这样的聚会。Ehrsam表示:“我们觉得,虽然人们就加密货币是否能成为大势还没达成共识,但我们认为这是未来20年最重要的科技走向。”“如果我们的工作没有难度,那这样的机会也就没那么有趣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ixinshihua.cn/,博洛尼亚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